双鸭山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广东民间借贷风险尚可控银行断流暗埋跑路风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4:44 编辑:笔名

广东民间借贷风险尚可控 银行断流暗埋跑路风险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成为全国关注的热点,而民间借贷同样发达的广东,会否也出现类似温州式的危机?

近日,《第一财经》走访了广东多家担保公司和一些企业主,得到较为一致的声音:鉴于广东与温州两地企业家的风格,以及两地借贷文化的不同,广东目前民间借贷市场问题不大,但若银根继续紧缩,出现企业主跑路潮的概率并非不存在。

而目前,对中小企业的信贷资金,除了工行、建行等大银行较为宽裕之外,其他中小银行基本处于断流状态,也一定程度加深了对企业主跑路潮和民间借贷市场出问题的担忧。

防火墙

事实上,国庆之后的近两日,深圳、东莞和佛山就各有一件小企业主跑路的案例爆出,分别为照明电器、快递和4S店汽车经销商等行业。目前被疑跑路原因多集中于经营亏损,而未爆出与高利贷是否相关。此外,在东莞,由于难以维持生存,仅仅8月份,东莞与鞋业有关的企业就注销了65家。

但广东多位熟悉民间借贷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表示,广东虽也有企业关门倒闭的情况

,但像温州一样民间借贷崩盘的可能性不大,原因之一在于温州与广东的中小企业融资渠道不一样。

银汇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总经理赵瑾对本报表示:温州以民间资金借贷占主流,而从银行渠道的融资规模小,而广东正好相反

。这样的好处在于,一是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低,二是贷款风险可以锁定,即使一笔贷款出现问题,影响的也只是银行、担保机构和中小企业三者,而不会像温州一样,由于大量资金从民间汇集到高息放贷人的手中,再流入中小企业,一旦产生风险,多米诺骨牌效应之下,大量的民间借贷人将无法追回本金。

此外,广东民间借贷的用途与温州也存在很大差异,而这也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广州民间金融的 防火墙 。赵瑾根据其多年从业经验指出,广东与温州民间借贷的另外一个不同点在于,广东大量的民间借贷只用于 过桥贷款 ,即在应收账款等资金无法正常回收,而银行贷款又到期需要还旧借新时,从民间借贷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而这种 过桥贷款 通常都是短期的,且金额不大。但温州的民间借贷很多用于企业生产经营、扩大规模和其他投资活动。

佛山一位为国外知名手提电脑厂商提供零部件出口的企业主也对本报表示,从他及身边很多企业主的实际情况来看,广东企业主在早期已经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且扎根于实业,因此并不像温州企业主那样需要大量民间借贷用于扩大生产,广东企业的民间借贷多用于资金周转急用。

据其介绍,自金融危机以来,出口形势一直惨淡,广东很多中小企业主视接单情况而生产, 没有单就关厂,或停掉生产,借钱上新项目和新生产线的比较少。广东不是没有中小企业倒闭,但更多的是欠工人工资和供应商债务。而不像温州那样依靠高利贷支持经营,因而造成更大危机。

担保商眼中的广东企业文化:谨慎与务实

在采访中,广东担保业界多位受访高管对本报表达了上述类似的观点。在他们眼里,广东的企业家更务实,对民间借贷更谨慎。

在整个信贷市场,担保商是一个重要的中间人角色。正是这种角色,以致在温州的企业主跑路时,债务风险也迅即蔓延至担保公司。在温州这场民间金融风暴下,市场甚至传出温州担保公司几乎已处于集体歇业和半歇业状态的消息。

而广东的多位担保业界人士则表示,广东的担保公司未出现这种情况。

担保机构会否发生像温州这种情况,关键是看担保机构有没有对外拆借资金用于放贷。如果担保公司用的是自有资金放贷,那么要死也只是死自己。最恐怖的是从外面借钱再放贷。 赵瑾认为,恰恰在这一点上,广东的担保机构与温州不同,对对外拆借非常慎重,因此出现大面积资金链断裂的可能性不大。

而在众多业内人士的眼中,谨慎与务实俨然已化成了广东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我们公司服务的客户95%都是广东本土的企业家,普遍来看,广东企业家保守一些。 赵瑾对如是表示。

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近期对广东民间金融进行了多次调研。其秘书长陈文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直言,与温州相比,广东人对借贷比较谨慎,民间集资较难发展。

陈文指出,从调研结果来看,广东民间融资的总体风险不大。从融资性担保机构的调研来看,银行坏账的风险不高,情况稳定。而至于非融资性担保公司,根据明察暗访,广东的问题也不大。

而实际上,广东高度发达的金融市场已为民间金融的滋生压缩了不少空间。广东最大的担保机构银达担保董事长李思聪对本报表示,与温州相比

,广东的金融机构更多更发达,提供的信贷资金量远大于温州。

信贷松紧VS跑路潮

不过,在信贷偏紧的大环境下,广东也不乏高息借贷的状况。广州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担保机构总经理则对本报表示

,广东中小企业今年压款均比较严重,资金周转比往年困难,因此一些中小企业求助于民间借贷。在三四个月之前,有抵押物的民间借贷利息普遍为月息4分(等同年利率48%)左右,而到了近期,已涨至月息6分,而没有抵押物的为月息8分至10分。 这么高的利率,风险肯定是高的,但目前还可以承受,因为广东的民间借贷大多为过桥资金,一般只借一个月左右,摊薄了风险。

而在广东担保业,也并非一平如水。

广州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担保公司总经理对本报表示,温州民间借贷危机被曝出以来,确对国内担保行业造成了一些影响

。在广东,今年七八月份有关政府部门就召集担保公司在内的金融机构召开过多次会议,且要求银行展开自查,以及对与担保公司合作的业务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一小部分小担保公司存在保证金比例收取高的问题。这意味着,在企业到期还款之前,若担保公司挪用了这部分保证金而又无法收回,可能造成一定问题。

此外,在采访中获悉,广东担保业也存在伙同企业骗取银行信贷,转手放高利贷的行为,一些银行对此已暂停与这些违规担保公司的合作。

暂时的平静下,暗涌着更多的忧虑。

李思聪对本报表示,从现在的环境来看,目前广东没有出现大量企业主跑路的情况,但如果到年底银根继续收紧,中小企业倒闭潮的概率不是没有。

随着今年中小企业在原材料涨价、用工成本上涨等诸多因素挤压下,利润不断被压缩,中小企业亏损度加大是不争事实;再加上银根紧缩,企业到期还款的压力明显高于往年。赵瑾认为,在企业还不了银行贷款时,担保机构垫资的情况多于往年,因此可能对那些担保余额大的担保机构会造成资本金冲击。 担保机构垫资的情况,今年行业普遍来说比去年多一些,因此形势还是比较严峻。

银行贷款基本断流

广东省多位担保机构的负责人对本报表示,对中小企业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银行的贷款规模偏小,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有限。

目前,跟我们合作的银行中,除工行、建行和中行等大行的放款相对正常之外,其他中小银行都放不出款。 一担保机构负责人指出。

另一担保机构负责人也透露, 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很多中小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基本断流。

近期银行信贷特别紧张,能承受高利率的中小企业才能贷到款,目前银行对中小企业贷款的利率普遍在基准利率上上浮30%~50%。而不能承受较高利率的中小企业贷款只能排队等候。 这些担保机构负责人纷纷表示。

10月9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阿里巴巴(中国)有限公司发布了《珠三角小企业经营与融资现状调研报告》,这份报告是在今年9月份对珠三角6个城市的95家小企业、11家专业市场和15家当地金融机构进行实地走访,并通过络问卷的形式对珠三角各地2889家小企业进行上调研后形成的。

报告显示,72.45%的小企业估计未来6个月没有利润或小幅亏损;3.29%的小企业预计未来6个月可能大幅亏损或歇业。调查称,今年小企业利润的严重下滑,同比2010年平均利润降低30%~40%,经营困难更大。

报告认为,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导致珠三角小企业利润出现大幅下滑,用工成本上升、国内外订单萎缩以及汇率等因素也在挤压企业利润,小企业只能消耗2009年和2010年良好经济形势下的积累艰难维持。

报告建议,在当前经济环境下,应落实各项小企业扶持政策,通过税收等手段减轻小企业负担,改善小企业融资渠道,促进小企业资金周转。

小程序开发外包
开发微信小程序软件
怎么弄分销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