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鸭山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万物生长论直男癌的三个疗程治疗

发布时间:2019-11-14 19:33:24 编辑:笔名

《万物生长》论直男癌的三个疗程治疗

导读:论直男癌的三个疗程治疗 ——《万物生长》 冯唐在原着小说《万物生长》的序言里自称自己的小说不可能拍成电视剧。然而最近上映的《万物生长》...   论直男癌的三个疗程治疗

——《万物生长》

冯唐在原着小说《万物生长》的序言里自称自己的小说不可能拍成电视剧。然而最近上映的《万物生长》似乎打了冯唐自己的脸

。但摸着良心说,这还真没打脸。

在我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少年的时候,偶然看了这本《万物生长》,猥琐的冯唐对我完成了性启蒙,自此之后我脱一个小处男的青涩和胆怯,进化到了老处男的油气和猥琐。冯唐是个直男癌的重度患者,他笔下的女性角色几乎都是男人成长的催化剂,或者说是男人渡劫的祭品;而导演李玉恰恰是另一个极端——厌男症晚期,李玉往期的电影中的男人都是幼稚、贪婪、需要女人来拯救的“软男”。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是好奇李玉将会如何处理直男癌的作品,关键是原着小说真的没有成为电影的可能,内容松散、拖沓、碎片化,冯唐自述这个小说是在写一种状态,我曾断言——这部片子打死我都不看。

那没打死我我就看了!

果不其然

,这片子真的和原着的关系不大,这个改编很大胆,不过改编差强人意。而这次改编导致这部片子后来的失控——一路失控,中后场崩溃,所幸结尾还算是收住了。

影片的开头简直就是这十年来最重口味的开头的,人头横飞,福尔马林和血雨泼洒,标本人头滚动,人群尖叫慌乱——这可是一场考试。李玉一贯以来的暗黑文艺片的气质暴露无遗,忽然间她意识到本片的大多数人都是商业片哺育的观众,很快一个急转弯,本片风格撞向了我们熟悉的“青春物语”,前有《致青春》等一大波烂片死无葬身之地,本片在这条“作”死的道路上自然是一往无前。

之后的故事开始走向常规向的小资调调,三观正常的大学生秋水辗转三段感情——小满(过)、白露(现在)、柳青(将来),小满是不可能再回来的,柳青简直就是意淫的最高水准,惨淡逼促、令人厌倦的白露才是真正的现实,然而最后发现本以为忘却的过侵蚀了将来,将来却直接摧毁了现在,现在成为了过。所有爱情全部破裂,青春在一场未被预知的“沙漠野战”戛然而止。当然以上内容都是我总结的,改编的剧本已经将这些埋藏在无休止的“冯唐金句段子”之中(和韩寒金句段子一样容易产生一种观影不适)。

李玉导演长期以来的文艺片经验,让她没有像其他“青春”系列的导演一样幼稚地陈述“青春的幻灭”,转而将眼光跳脱到“欲望和人生”之上,当然我们会发现李玉导演无论在《观音山》还是在《苹果》之中都是在拿“性欲”说事,一旦要拿“性”的时候,李玉比之前的赵薇、张一白等人更加驾轻就熟,全然没有小清新的负担,这使得这个片在整体是成人的而非是给情窦初开或者尚在中二期的未成年人。秋水和柳青的这段感情是本片最为崩溃的地方,但是本片到了小满死后,秋水和小满的遗体躺在一起,本片彻底一次逆转了原来难以抑制的失控,也使导演的意图开始暴露——这个电影讲述的是人的成长,换而言之是一个男人的成长。

我们似乎看到的是一个直男癌患者秋水如何保持爱情的洁癖,拒绝了小满的一再哀求;又是看到渣男秋水如何面对诱惑彻底失底线,甩了女友之后又和接盘侠上演了一场理工男和医科男之间的群殴,或者是一场意料之外的沙漠野炮之后,痴情男秋水如何苦苦寻找一夜爱人。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每个人都是秋水,我们是直男癌,是渣男也是痴情男,每一个男孩的成长的过程就是如此,最初怀着一个懵懂又萌动的少男心,抱着一辈子只会爱一个人的想法寻找美丽的爱情,爱情洁癖、处女情结,或者觉得只有漂亮到范冰冰这个水平的姑娘,才配得上自己。直男癌,这就是直男癌。

可后来我们都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被欲望驱动的下半身动物,面对诱惑,我们再也不会相信,有个功能和取向正常的男人,会和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忽然间爱情似乎和欲望划上了等号。对的,就是这个时候,男女忽然领略到了约炮的快捷实际、方便自由。呵呵呵,好吧,这是时代作的恶,与人性无关。

男人最后的成人礼就是发现自己最开始是多么傻逼地直男癌,然后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圣人,其实就只是一个人渣,最后承认我们都成为了我们当初讨厌的人——厚朴收了红包被开除,黄芪成了那个大奔屁股的处长,就算是秋水,也在电影里蓄起了冯唐的胡子,和路金波谈笑寒暄,做了卖书的不是写书的书商。

男孩可以有理想、可以有观念中的爱情、也可以疯狂地宣泄青春的身体;男人要面对的是什么?仅仅剩下生存这个唯一的选项——本片最后,胡大爷的葬礼,已经是成年秋水最正经严肃的事情,衣冠楚楚,不必装腔作势,面对陌生的旧人,只有已经死掉的胡大爷才能让秋水再启心扉——死人比活人更靠谱——大抵冯唐秋水这样的医科出身比我更明白死人的好处。

死人,与医生,天生就是绝配。本片从翻滚的人头,到用来打架的人骨,再到隔壁三叔做“大体”老师,以至于小满和胡大爷的尸体,除此之外还有划酒拳的医学术语,意外地为本片开启了一个相当广阔的世界(原来医科的世界是这么样的!),这些细节

,不得不赞叹李玉制作的细致和小心,这些铺垫相较之前“青春物语”所构架的大学更为真实可感。(这就是良心。)她把那个操蛋的、疯狂的、荒唐的青春给了一个更为现实的框架,尤其是在秋水失恋之后天台那场酒疯,酣畅淋漓,全然天成,爆炸声、四散的玻璃、喷射的酒精、呕吐秽物;对那个操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还有那场混乱的群殴,一开始为了女人而打最后却忘记了打的原因,这实在是太对了,我他妈怎么知道那些个混账日子是干什么的,就让荷尔蒙决定吧!这不就是万物生长吗?

本片的配角个个都是异常优秀的,韩庚在表演上有进步,但是他实在是太英俊了,即使是一口荤段子,即使是在床上翻云覆雨都有一种三好学生误入歧途、人民干部身陷淫窟的既视感;好在范冰冰紧绷十年的演技和她紧绷的脸掩盖了非科班出身的韩庚表演上的不足,范爷依旧是电影当电视剧在演,可怕的是解剖室的夜戏,男女二人几乎崩溃的独白,韩庚放松过头,范爷紧张过头。要是算上那一场沙漠野战,这中路崩盘地相当彻底,一轮红日下男女缠绵,直接使本片跳到了一部八十年代盗版音像品的配像,就是莫名其妙的风景画和女郎合起来的怪异组合。齐溪的表现很出色,一个处女座怨妇,捉奸时的落魄和自我作践的样子,张力十足,一下气场就压过了范爷。

总之这部片子值得一看,在众多的“青春物语”中,本片注定要异军突起,甚至说本片将会开创另一个新的青春时代,小清新将不再是主旋律,80后即将成为社会支柱,在可见的将来,怀念他们的青春的电影将会产生更大的市场,所以暂时不要搞些低龄化的青春系列——小孩子们真的没钱,而且他们还不知情怀为何物。中国电影市场化将会要求那些对市场的准确把控的电影人获得更多话语权。

作者左绍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齐齐哈尔市结核病防治院怎么样
蚌埠市妇幼保健院
贵州治疗癫痫医院
昆明治疗卵巢炎方法
四川治疗盆腔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