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鸭山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道破天穹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漠视生灵

发布时间:2019-09-26 04:30:35 编辑:笔名

道破天穹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漠视生灵

“不如,神农就入我清虚界体验一次轮回如何?”

高志笑看灵主神农,“我想,定然是不会让下失望的。而且我的手段,也绝对可以让你顺利的轮回,而且能够感悟那一切你不曾感悟到的。”

“哈哈,清虚说笑了。”

灵主神农大笑,“因果轮回对于我们而言,不亚于致命毒药。这等东西,如何能够随意触碰之?说笑了说笑了。”

高志微笑,“我向来不勉强人,若是有一天你想明白了,倒是可以来寻我。”

“我想,我还是想不开比较好。”灵主神农笑着摇头,明明当年是他们杀掉了对方,但是现在却都表现的很平淡,仿佛那件事情与他们完全没有关系。

妖主饮去杯中佳酿,目光直直的看向,“死亡的滋味如何?”

“还不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高志微笑对答,丝毫不着怒。

妖主笑了笑,“那看起来倒是一件趣事,这么说起来,你当年早就给自己布置了后路,就等待着现在的复苏了?这般用心,岂不是小人所为吗?”

高志笑道:“因果自常在,又何谈小人行径?你非我,又如何能够懂我?我之大道,我之对错,皆在我心中,你又如何能够明了?”

女娲言明高志是故意而为之,而高志也自然清楚,那一世的自己的确是想要一死了却万般因果。不过,他不可能去为了这一点与女娲争论,因为根本就没有证据直接证明当年的想法和发生的事情。

女娲笑了笑,“你为情感无上境,若论这个道理,我也争不过你。”

神农也笑道:“的确是这个道理,不过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如今你又出现了,论这个事情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不管你当年是什么想法,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你又活了。”

他自然也不相信高志,觉的这是清虚故意的,有着更大的图谋。

高志微笑,这一次并没有开口。

神农顿了一顿,又继续道:“这一次的事情是裁决者亲自下令的,也是我等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裁决者,不知道清虚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

他们都不认识裁决者

道破天穹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漠视生灵

,也自然不知道清虚这个名字代表的就是裁决者。换言之,见过裁决者的都死了。

“并无任何看法。”

高志摇头,“裁决者的实力你们自然也清楚,我想我说的再多也没有用。而且我对裁决者的实力和你们的了解并没有太大差别,都处于一个朦胧的阶段,不过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他可以很轻易的杀掉我们所有人。”

女娲莫名的笑了起来,“再强的存在也是有弱点的。”

说完这句话,她便不再说话了。

高志看了女娲一眼,有些话不需要明说便可清楚对方具体要表达的意思,这是要和裁决者叫板了。

神农在这一刻也看向高志,在他们的认知中,清虚是最强的主宰,没准真的会有办法对付裁决者。他们也并不是只活了一个献祭之年,已经活了许多岁月了,有些事情他们也感觉到厌恶,想要得到自由身。

高志沉吟,这两位主宰的心意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这是要反!

“莫要妄动,否则会死的很难看。”

高志淡然,自顾自的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水一饮而尽。

神农与女娲同时皱眉,或许是因为高志的答案在他们的意料之外。但是他们也都非一般人,也不再去说这个问题。

“我倒是对你们感觉到很奇怪,为何会交手?”

高志岔开话题,裁决者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现在可以讨论的。一旦清天知道,就算他不知道,就算这些主宰联合在一起那也没用。裁决者是神农他们知道的,在他们不知道的范畴之外还有天战者!

天战者是真正的杀戮机器,那些家伙更加恐怖。

“一些小家伙们之间的矛盾罢了。”

灵主神农笑了笑,很是不在意,“如果不是你出现,也许会死去一部分比较差的。”

“不值一提。”

女娲也道,“不过我们也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那一方的生灵更强罢了。妖之大道,怪之大道各有优点和缺憾,如果他们全部死去能够让我们有所发现缺憾的话,那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他们明明是在清天的号令下向虚界聚集,而半路上却做出了这种事情,更加证明出,这些生灵对于他们而言,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在乎了。死与不死的他们不在乎,如果能够为他们自己提供一丝帮助的话,那倒是值得试试。

高志点头,在清虚的记忆中,他也明白了许多事情。主宰每一次创世,其实都会损及自身的本源力量,而且创界很麻烦,便是主宰也会很疲累。不够献祭之年唯一的好处就是,最拔尖的主宰会得到‘天’的赏赐。

这个赏赐若是长年累月的话,会让他们完全强过其他主宰。

“区区几十人……”

灵主神农扫了清月那边一眼,顿时笑了起来,“清月是肯定不能够出手的,否则的话,我们这边就是全部联合在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而其他的人,虽然的确不错,但是以这么少的数目对战这么多生灵的话,你就那么有自信他们会活下来吗?”

“你觉的呢?”

高志反问,“人数多的确是优势,可却有规定,人数少就一定会是败的一方吗?”

神农笑道:“虽然没有规定,但是以区区几十人去对付多过自己这一方近十亿的生灵,你不觉的这太自大了吗?而且,虫界可是很麻烦啊,而且修罗界也最是古怪。有信心自然是好事情,可莫要一时大意,丢了颜面啊。”

“路是人走的,事是人做的。”

高志又是一笑,“没到那个时候,就不能够早一点下结论。”

女娲也道:“也许会因为你的关系,而使的他们完全有别于其他世界的生灵。但是我想,这个差别绝对不会太大。毕竟,我们的实力与你当年虽然有差距,但是想来应该不会太大吧?”

闻言,高志笑了笑,这个问题他并没有去选择回答。

神农却笑道:“差别应该还是很大的,虽然当年的确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可以使的你让我们杀个三十三年,但是想来,同样身为主宰,你的身上应该有着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吧?”

“我想,即便我说是你们想的太多了,也许你们也不会相信吧?”

高志淡然的看向两者,“非要说一个答案的话,那就是当年的我的确比你们强太多了,至于为什么强那么多,你们觉的,我有义务告诉你们吗?”

“再则,你们又凭什么判定,我现在会畏惧你们呢?”

女娲、神农脸色微变,随后又处之泰然。

“闲聊而已,清虚莫要急躁。”

女娲微笑,“你那一方自然是不会比任何一方弱的,现在你们可算是双主宰。真正忌惮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吧?只是现在想谈谈,这游戏的结局,到底会怎么样?这过程我们又当怎么做呢?”

“顺其自然就是了,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

高志微笑摇头,“当然了,这游戏我们也许也会参与。”

“如果参与的话,是不是代表你会对峙我们十位主宰呢?”

女娲又道,“那么这一次,你又当如何呢?”

说这话的时候,女娲的神色明显的凝重了几分。清虚的实力在他们的心底早已留下了不灭的烙印,那般强大,即便是最后不反抗了,可依旧让他们杀了三十三年才算杀掉。

她的问题,也是神农想知道的。

“这个问题倒是有趣,我现在这个模样,难道你们也害怕?”

高志径直起身,目光笑看两位主宰,“你们也太小心点了吧?不过我也送两位一句话,在没有事情有个确凿的把握之后,还是不要动其他心思比较好。”

“裁决者,绝对比你们想象中要难惹的多。”

高志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神农正色道:“你果然还是知道裁决者的,这样吧,你给我们一些具体的信息让我们知道。而我们也不会让你免费送信息给我们,游戏开始之后,我们愿意让这些生灵全数死在你们清虚界的生灵手中,如何?”

“为了一些信息,你就愿意让他们全数死去?”

高志双眼微眯,“这般想法,端的可怕啊。”

“他们皆是我们所创造,虽然说是死去,但也不过是我们曾经的力量消散而已,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女娲对这一点很平静,本来就是他们所创造的,现在能够利用上了,为何不用?对待生灵的这一个观点上,他们与高志完全是两个类别,朋友?兄弟?

怎么可能,他们毕竟是主宰,而还是创造出这些生灵的主宰。

“道不同不相为谋。”

高志摇头,“虚界见吧,至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以后再说吧。”顿了一顿,高志又道:“既然你们心底那么想知道,那我也不妨就送你们一点消息吧,裁决者之外还有天战者,实力相差无几,都是非常惊人的存在。”

百色好的白癜风医院
百色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百色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百色治疗白斑病费用
百色治疗白斑的医院